洛天依有一首歌歌词大概是微微手,你是我微微

模糊的城市一座模糊的夜景
模糊的雨点 落在不知名街亭
读着手机 最后一条你的回信
有点麻痹 告诉自己都会过去
远处的灯塔上面
游客们欢声笑语
这里都能听见
谁动了恻隐之念
还是打给了你却没接
就这样喂喂
雨点听着 喂喂声
它们滴答滴答化在 喂喂里
是我喂喂 地被困在 喂喂中
想说的太多都变成了 喂喂喂
记起一段你总哼的调调
那年这大街上阳光普照
我想打了这通
这是最后一通
结果根本停不下来
陌生的街边挂着陌生的风铃
陌生的侧脸勾勒出一种熟悉
一样的夜一样的人追风捕影
历经什么才不会渴望灯红酒绿
曾经的灯塔上面
他为她放的烟火 倒映在江面
风吹散过往云烟
现实的我打着把小伞
就这样喂喂
雨点听着 喂喂声
它们滴答滴答化在 喂喂里
是我喂喂 地被困在 喂喂中
想说的太多都变成了 喂喂喂
记起一段你总哼的调调
那年这大街上阳光普照
我想打了这通
这是最后一通
结果根本停不下来
这条路,清晰地
痛清晰地自己走
(我)哭着哭着就变成笑着
这也罢 任花自飘零水自流
日日年年 我竟生不起
一丝想要恋爱的念头
就这样喂喂
雨点听着 喂喂声
它们滴答滴答化在 喂喂里
是我喂喂 地被困在 喂喂中
想说的太多都变成了 喂喂喂
记起一段你总哼的调调
那年这大街上阳光普照
我想打了这通
这是最后一通
结果根本停不下来
就这样喂喂
雨点听着 喂喂声
它们滴答滴答化在 喂喂里
是我喂喂 地被困在 喂喂中
想说的太多都变成了 喂喂喂
记起一段你总哼的调调
那年这大街上阳光普照
我想打了这通
这是最后一通
结果根本停不下来
就这样 嘟嘟嘟…

微微一笑的意思

嘴角上扬旳弧度非常小、
却看得明白他在笑、
有时也作鼓励之意。

微微一笑很倾城小说最后一篇

又是一年六月。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特别早,五月就开始热,到了六月,更热得跟大暑天似的。二喜帮微微扛着凉席,吭哧吭哧地往楼上爬,一边爬一边叫苦连天:“微微你们这不是高级住宅区嘛,怎么电梯也会坏。”
“高级什么啊,就房价高。”微微也累得不行了,她提的东西比二喜还多呢,手里满满的两袋子零零碎碎,臂弯还夹着两张枕席。
晓玲和丝丝落在她们后面,手里稍微比她们轻松点,一人捧着一套茶具,一人抱着个大花瓶……
这些都是微微刚刚在超市里买的东西……
本来只是一起吃晚饭而已,但是听到微微说今天拿到了婚礼礼服,晓玲她们便吵着要来看。微微就毫不客气地跑了趟超市,买了很多东西,把她们当搬运工了……
晓玲有气无力地问:“还有多久到啊?”
“你不是来过的嘛。”
“可是我已经爬昏了啊。”
微微抬手擦擦汗:“马上就到了,再爬两层。”
“还有两层啊~”丝丝哀号了。
举步维艰状又爬了两层,微微一打开门,晓玲她们就滚到了沙发上。二喜就着躺卧的姿势,眼睛在室内东瞄西看,忽然突发奇想地说:“微微,到时候我找了男人,你让你家大神帮我家设计一个吧。”
“我也要,我喜欢你家的这种风格。”晓玲附和说。她和二喜已经不是第一回到微微这来了,不过每次来都要惯性地赞美几句。
微微一边泡茶一边回她们:“我也有设计啊,你们干吗不找我。”
“切,你设计的都是腐朽的部分。”
微微郁闷了。老是这样啊,明明是她和大神一起设计出来的方案,看过的人却都把功劳归在大神身上。
唉~在大神令人眼盲的光芒下,她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日呢。
丝丝前两次都有事没来成,今天是第一次到微微这里来,趁着她们说话的工夫,她已经在屋里四处转悠起来。
这套位于明薇苑的高层住宅,是去年中秋微微和肖奈订婚时,大神爹妈买下送给他们的。
说起来,微微从来都不觉得父母有义务给儿女买房子,但是长辈好意的馈赠却也不会矫情地不接受。然而,如果长辈自己还住在学校分配的年代久远的筒子楼里,情况就不一样了。
微微收到房子的时候很有一丝罪恶感。大神赚的钱他父母是分文不要的,所以微微就觉得,大神自己明明有钱,干吗还要父母买。虽然说他们只是付了首付,但是首付也要好几十万了,对于历史系和考古系这样没什么油水的教授来说,几十万也许就是大部分积蓄了吧。
而且他们也不一定要买新房啊,以前肖奈住的房子也不错。
肖奈了解她的想法后很有几分无奈,解释说:“他们习惯住学校,因为我外公曾经住在那里,我爸是我外公的学生,他们就是在那间房子里认识的。”
肖奈说着有一丝好笑,“而且我父母也没那么穷。”
后来肖奈的母亲林教授知道了这个事,心里对微微的喜爱又上了一层。付出的心意被感知,是世间顶美妙的事情之一。林教授心情十分之好,一边叮嘱着肖爸爸别老在准儿媳面前念叨考古经费短缺,让准儿媳以为自家“经费短缺”,一边翻翻自己的东西,又打算弄点东西送出去了。
这不,婚礼前夕,微微又收到一副据说是家传的羊脂白玉的手镯。至此,微微才知道大神所言不虚。像他们这种书香传世的名门,外人看来清贫,但是搞不好他们墙上随便挂的一幅字画便是有价无市的名家手笔。
不过这副手镯却让微微很紧张。黄金有价玉无价,何况是羊脂白玉,虽然大神娘说只是一般的品质,但微微还是陷入了怕把这手镯弄坏了的惊恐中,打定主意婚礼上戴一回就不戴了。
休息够了,晓玲催促微微:“快点把婚纱拿出来了啦。”
“去卧室看吧,我搬不动。”
微微和肖奈的婚礼是中式的,婚服自然也是纯纯粹粹的古典嫁衣。珠光璀璨的银镏金凤冠,华美异常的缕金曳地大袖衫,精巧秀美的绣花鞋,一整套都是仿梦游2的嫁衣制成,满满的装了六七个大盒子。
丝丝小心翼翼地把凤冠捧出来:“这个凤冠漂亮啊,我还以为是帽子那种呢,我就不喜欢那种。”
“帽子那种也漂亮啊,就是太重了。”微微说。
二喜拨弄着上面的珠子:“这得多少钱啊?”
微微说了一个数字,二喜爆发了:“天哪,你居然把一个卫生间戴在头上!”
“……你就不能说得好听点么……”微微郁闷了一下下,然后心虚地辩解,“大神说这个不会贬值,所以不算花钱……”
晓玲也帮腔:“人家都有十几个卫生间戴手上的,微微戴一个也没啥啦。”
二喜蹲在床边看着丝丝手里的凤冠:“就算不会贬值,它也不会生蛋啊,值吗?”
“哎呀,微微能生蛋就好了啦。”
微微脑子里不知怎么地就冒出一幅画面——一个圆溜溜光滑滑的白壳蛋,忽然壳破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顶着蛋壳摇摇摆摆地爬出来,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张开粉嫩的小嘴……
微微在他喊出来前赶紧刹住了想象力之车,默念我是胎生的我是胎生的一百遍……
“我喜欢这个衣服哎,”晓玲摸着婚服上的刺绣,口水都快滴答了,“为啥我们要学西方搞白色婚纱啊,明明我们传统的凤冠霞帔更漂亮啊。”
“是啊,”二喜说,“我小时候最羡慕武侠片里的装扮了,经常裹着被单伪装成古装。”
“微微,换给我们看看效果吧。”
“我不会穿……”
鄙视的目光登时射向她,微微不服气:“难道你们会?”
三个女生看看那衣服和腰带上的N条带子,面面相觑,丝丝立刻转了话题,感慨地说:“哎呀,没想到你们居然要结婚了。”
二喜附和:“就是,要不要这么赶啊,毕业就结婚,又不是怀上了。”
微微被愚公他们调侃得多了,二喜这点程度完全不放在眼里:“怕晚了你们走光了收不到红包啊。”
晓玲觉得蛮不可思议的:“微微你就这么答应嫁了,干吗不拖他两年。”
丝丝打趣说:“你怎么肯定是肖大神急,说不定我们微微比较急呢?
晓玲一听:“对啊!我怎么没逆向思维一下,微微,不会是你求婚的吧?”
微微黑线:“当然不是。”
二喜兴致勃勃地追问:“那大神怎么求婚的?鲜花有不,戒指呢,有没有下跪啊?”
“……二喜,现在电视剧都没这么土了。”
“快说啦!”二喜推她。
“呃,这两年我不都在他公司实习么,可是我从来没拿过工资哎,有天忽然想起这个,就问他要了啊,然后他说……”
微微一脸囧样。
二喜和丝丝期待地看着她。
“他说……要钱没有,要人一个。”
二喜喷了:“你家大神真是几年如一日的阴险。”
晓玲她们把衣服鞋子饰品一样一样仔仔细细地看完摸完,已经快九点,再不回去就太晚了。微微送她们去公车站,还没走到小区门口,就见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地在她们身边停下来。
车门打开,清俊挺拔的人影从车上迈下。
“师兄。”晓玲她们齐声喊。
肖奈朝她们颔首:“你们来了。”
路灯光下,两年后的肖奈愈见清傲风华。而这两年他这个已经毕业的师兄,在师弟师妹们的口中也愈加的传奇。晓玲她们虽然在微微面前很口无遮拦,看到他都会不由自主地乖起来。
丝丝说:“我们要走啦,不打扰师兄您了。”
二喜忍了一下,没忍住,贼兮兮地笑着说:“师兄,今天你让微微也跟我们回去住吧。”
微微囧了,瞪了她一眼。她要是要回去住,难道还要人批准吗?!
肖奈看了微微一眼,略带笑意地说:“今天恐怕不行。”
完全可以忽略的问题,他居然还一本正经地回答一下,又让微微郁闷地瞪人。肖奈假装没看到她抗议的视线,风度而周到地对二喜她们说:“天太晚了,我送你们回去。”
肖奈送舍友回学校,微微便回家收拾床上的嫁衣,收拾着收拾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想起来,其实有一次,也应该算是求婚吧。
那晚在这张床上,他们又一次草草结束,他抱着她平静了一会,忽然在她耳边问:“你什么时候让我毕业?”
“啊?”她不解地反问,“你毕业什么?”
他答:“我不是已经在自动控制系修了两年了吗?”
跟肖奈在一起这么久,微微的理解能力已经达到非人水平,于是迅速地分析求解。
自动控制系……
自控系……
自控……
想到这里,微微的脸都快和手上的衣服一个颜色了。他们今年开学就住在一起了,恐怕没人会相信他们至今都没有逾越最后一步吧。
嫁衣小心翼翼地收回了盒子中,外衫的一角刚刚被二喜垂到了地上,衣缘上有点脏,微微便拿到卫生间用水把那一块清理一下。洗完觉得身上有点黏黏的,顺便又在卫生间洗了个澡,洗好才发现自己一直胡思乱想,竟然没拿换洗衣服。
虽然家里没有人,窗帘也拉得好好的,可是微微毕竟没勇气不穿衣服冲到卧室去。没办法,只好把宽大的外衫披在了身上,虽然很薄很透,但是总比没穿好。
拉开卫生间的门,微微快步地走向卧室,然而距离卧室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却听到咔嚓一下,门被打开的声音,微微回身僵住。
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开门的人显然也没料到一进门竟然是这样的景致,手指停在了门把上。
微微不禁把衣襟拢紧了点,心里庆幸刚刚没有什么都不穿就跑出来。她哪里知道,她这样披散着潮湿的长发,薄薄的外衫半湿地裹在身上,玉腕微露广袖飘飘,长腿纤腰若隐若现,比什么都不穿不知道诱惑多少倍。
“婚服已经送来了?”肖奈慢慢地关上门。
“嗯,下午送来的。”微微答了一句,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为什么穿着这个站在这里,“我,我刚刚洗澡,忘记拿衣服,正好这个衣服脏了扔在卫生间……”
“脏了?哪里?”
“呃,下摆那里,已经……”微微下意识地低头去看下摆,话还没说完,便被人横腰抱起。他竟已来到她的身边,抱着她往卧室里走去。
“换上给我看看。”
“……我不会。”
“我来教你。”
抓着衣襟的手指被掰开,衣衫自肩膀上滑落。她坐在他腿上,只隔着身下薄薄的一层衣料。微微已经不敢看他,侧头埋在他的颈间。
他真的是教她,不急不躁地将衣服一件一件地替她穿上,还慢条斯理地讲解穿法。小衣、上衫、下裙、腰带、外衫……灼热的手指不时轻触到她。微微任他摆布,听话地抬手动作,或站或立。最后又被他抱坐膝上,让他握住她的脚踝,为她穿上绣花鞋。
她已经穿戴完整,一身嫁衣坐在他身上,长睫微垂,晕染如霞。他看着她,突然用力地箍住她的腰,抱起,将她放在了床上。
嫁衣似火,乌发如瀑,肌肤如玉。微微不安地看着他,他的手撑在她头的两侧,压住了她的发丝,眼眸深幽却不动作,微微渐渐受不了那样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偏了偏头。
下一秒,便被他猛烈地攫住了唇舌。
他压下来,深深地吻着她,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狂放肆意,好像终于忍无可忍地抛开了所有的顾忌。微微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只能完全随着他的节奏吞咽呼吸。她感觉到身上的嫁衣被扯开,感觉到他在她颈间噬咬,感觉到自己被他揉弄得生疼,感觉到他的吻越来越下……
空气里越来越热,她神智混乱,轻吟出声,忽觉腰下一凉,裙子被撩起。
他忽然停了下来。
可是微微却没有因为这个停顿而放松。以前到这里都要停了……或者,用别的办法,但是,但是……
微微看着他,视线已经迷蒙。
他身上的衬衫已经乱七八糟,露出精壮的胸膛,急促的低喘声中,他燃着火光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她。然后,像慢动作般,他抓住了她的手,带向他腰间的皮带。
微微已从他动作中明白,心跳突然就失去了控制,身体紧绷得好像连指尖都在颤抖。
“微微,不要紧张。”
一边强硬地逼迫着她的手动作,一边他又重新覆盖住她的唇,带着十足的忍耐,哄骗似的温柔地吻起来。
吻渐渐往后,他含住她的耳垂,暗哑地在她耳边低语:“微微,我等不到了。”
虽然累得不行了,可是第二天,微微还是按照生物钟准时睁开了眼睛。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照进来。
她躺在凌乱的嫁衣上,被人从背后紧紧地抱在怀中,手臂横在她的腰间。她动了一下,身后的人立刻发现她醒了,气息紧紧地贴过来。
“微微。”一向清冷的声音,染上了情欲的低哑。她好像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渐渐地颈后被轻轻触吻,渐渐地……
再度醒来已经快中午。
身上传来潮湿的感觉,微微睁眼,他正在用毛巾轻柔地帮她擦去痕迹。微微有些羞窘,想躲闪,可是一动却发现腰酸酸的,连动一下腿的力气都没有了。
肖奈俯身过来:“抱你去洗澡?”
微微摇摇头。
“难受吗?”
微微还是摇摇头,望着他,抬起手臂,环住了他的颈。
现在,只想靠着他就好了。
对于婚前的意外事件,微微并不后悔,但是这件事的后遗症,却让微微很头疼。
后遗症之一,就是那个婚服……
因为……
所以……
总之,那晚之后,婚服根本就……不能看了……皱巴巴的不说,还有很多……痕迹。偏偏婚服又是贵重的丝绸剪裁制成的。丝绸这个东西娇贵得要命,微微根本不知道怎么洗,又不能送洗,最后微微恼怒之下,把事情推给了肇事者。

  于是肖奈百忙之中,不得不抽出时间研究丝绸洗涤的问题。

  后遗症之二,就是,唉……

  微微发觉在婚前一个月那啥实在太不明智了。要么就早早进行,到了结婚前估计也不会这么勤奋了,要么就干脆留到婚后。

  在最忙的时候还得应付某人据说已经是有节制了的需索,实在有点精力不济啊。

  六月份,真的很忙呢。

  好像所有事情都凑在了一起。她要毕业,婚礼要筹备,梦游2最新资料片要上市,还有,大神的公司要搬家。

  这天晚上肖奈接了一个电话后,便带着微微出门。

  “去哪里?”

  “到了再说。”

  用散步的速度慢慢走着路,渐渐地居然到了极致网吧。站在大门紧闭的网吧门口,微微看着肖奈拿出钥匙打开侧门,走进去按下了开关。

  灯光大亮,几百台电脑整齐安静地排列在网吧中。

  “明天这些电脑都会搬走了。”

  “咦,表舅不做了吗?”

  微微知道这个网吧是肖奈很久以前和表舅一起弄的,如今电脑普及,生意早就大不如前,但是表舅恋旧,一直不肯停业。说起来,大神第一次看见她还是在这里呢。

  肖奈点头:“以后致一就搬到这里,我已经把另一半的产权买下来了。”

  一阵惊讶过后,微微开始打量起网吧内的环境,觉得很满意,“嗯,有自己地方最好了。”

  肖奈笑了笑,和她往里面走,边走边讨论几句布置,哪里做成会议室,哪里是办公区……走到某处他忽然停下,看着某个地方说:“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就坐在那里。”

  微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是楼梯对面的一个座位,微微早不记得自己曾经在那里坐过了。

  “嘿嘿,其实你是对我一见钟情吧。”微微调侃他,“我现在发现了,你其实就是一个色狼。”

  肖奈扬眉。

  “你有意见?”

  “没有,不过我觉得程度不够。”肖奈慢悠悠地说,“我至少也是个色中饿狼吧。”

  某人最近的确很饿很狼……

  微微:“……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肖奈说:“作为口味专一的非杂食性色狼,不饿比较可耻。”

  “……我去楼上看看。”

  调戏变成被调戏,实乃人间惨剧。微微打不过就跑,一溜烟地往楼上奔。

  看着她的身影在楼梯上消失,肖奈嘴角浅浅地浮起一丝笑。

  第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感觉呢?

  时间太久远,已经有点记不清,不过最初,即使在游戏里结婚后都没动过见面的念头。

  只是因为有事来网吧,惊鸿一瞥。

  只是觉得这个女生的操作非常绚丽耀目,第一眼吸引了他的目光,于是便多看了几分钟,看她有条不紊地指挥帮战,打了一场完美的以弱胜强。

  最初他甚至只关注了屏幕和她飞舞的手指,直到最后一刻,战役结束,他才将视线转移到她的脸上。

  那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侧面,而且竟然有几分熟悉。

  拜良好的记忆力所赐,他很快从大脑资料库中搜索出她的名字。

  贝微微。

  老远看见,就能让身边的男生们一阵骚动的贝微微。

  之后,又是一次巧合。

  他已经很久不上《梦游江湖》,那次去是为找一点梦游的资料,没想到却在『世界』频道中频频看到她的名字。

  这次她叫芦苇微微。

  名字很好记,上次看她打帮战时就记住了。很清新的名字,但是取名的人,也很懒惰不费脑。

  她居然被抛弃了?还打算抢亲?

  难得的,肖奈也有了兴趣去看一场热闹,只身来到朱雀桥下,看那个被围观者淹没的红影。

  她真的会抢亲?

  肖奈悠然旁观,不过潜意识却觉得,她似乎拎着大刀去砍那个负心汉才比较合适。最后在她坐下卖药的那一刻,游戏里的众人纷纷被雷倒,电脑外的肖奈哑然失笑。

  忽然就生出一股护短的冲动。

  这冲动不知从何而来,肯定不在他精密的大脑计算中,以前从未对任何人产生,但是居然很强烈。

  他的小师妹,哪能让别人甩,哪能弄得这么落魄。

  于是,求婚。

  于是,盛大的婚礼。

  求婚的时候,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她会答应,但是当她那样爽快地说“好”的时候,他的心中,已然生出一丝浪漫。

  “你的办公室弄在这个位置吧。”

  微微在楼上说话,久久没听见肖奈的回答,便从楼上跑下来,看到他居然还是站在原处。“你在干什么啊?”

  “在想你刚刚的问题。”肖奈抬头看向她。

  “嗯?”她刚刚有问什么问题吗?

  肖奈微微一笑说:“我在想,如果早知今日,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

  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会这么爱你。

  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

《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的游戏是什么

《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的游戏是是《梦游江湖》,但现实中没有,就请了《倩女幽魂》作为合作商,支持电视剧,所以电视剧里边游戏形象是部分用的倩女的形象。

梦游江湖:

当代作家顾漫的校园言情小说《微微一笑很倾城》、《杉杉来吃》、《网游之少年绝色》提及到的游戏。开发商为风腾科技、致一科技。

扩展资料

《梦游江湖》游戏经历:

由于行止低调,兼以作战实力高超,芦苇微微(现实中的贝微微)被游戏《梦游江湖》中的“夫君”真水无香误认为丑女,故而惨遭背离。

但正当真水无香转而奔向号称“本服第一美女”的小雨妖妖时,游戏高手一笑奈何(现实中的肖奈)在朱雀桥上与芦苇微微相遇并向她求婚,并为颜面尽失的芦苇微微举办了一场盛况空前的婚宴。

从此,无论是天山雪池还是西湖湖底,一身劲装的红衣女侠与白衣胜雪的世外高人皆联袂而至,江湖中又多了对纵横驰骋的神仙眷侣。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梦游江湖

微微一笑很倾城肖奈和贝微微在哪一集见面

第十集。

第10集 微微肖奈从游戏中来到现实相见 

微微捂着超低的领口十分的不自在,她嗔怪室友就不能帮她找一套良家妇女些的衣服。室友们奇怪一向主张靠内涵的微微主动要求来买衣服。微微谎称去年买的衣服起球了,她明天要去进行一次重要的面试。

一考完贝微微就迫不及待地交卷赶往和大神约好的地点,微微来到约定地点却只看到肖奈站在柳树下似乎在等人,微微奇怪肖奈怎么会在这里,看样子肖奈也在等人,是谁这么有面子,能让肖奈这么等。微微还是决定出于礼貌上前打个招呼,她对肖奈说“肖师兄,好巧啊”肖奈走到她身边说“不巧,我就是在等你”,微微顿时觉得太不真实了,肖奈原来就是奈何。

肖奈把微微带到他们家常去光顾的饭店吃饭,看着肖奈长大的江阿姨虽然不会讲话,但看到肖奈带着女孩子来吃饭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一直示意微微多吃点。突然肖奈的手机响了,微微发现他的手机铃声居然是抢亲视频的配乐。电话里丘永侯问肖奈今天的篮球告别赛他是否要去。肖奈征求了微微的意见后决定带她一起去参加,肖奈回家取了自行车要载她前往篮球馆,微微一脸尴尬,说自己坐在他的车后会被人误会成那种关系的,肖奈淡淡地问微微他们本来就是那种关系。微微今天已经屡次被大神的豪言壮语给惊到了,她调整心绪后下定决心还是乘大神的车去篮球馆吧,如果走去的话看到的人会更多。肖奈好笑地看着微微,告诉她自己的车技还是很不错的,她不用这么的“视死如归”。

和肖奈一路招摇来到篮球馆外,微微借口去找室友一起看球,她挥别肖奈约定两人晚上网上联系。来到球馆内肖奈的出现仿佛明星出场一般,引来一片手机咔嚓声,肖奈的目光扫上观众席,大家都在猜测肖奈究竟在看谁,微微告诉室友真相只有一个,肖奈肯定是在看自己,室友们被逗得哈哈大笑,二喜告诉微微她和肖奈是全校公认的最不可能的一对。

计算机系和建筑系的这一场篮球比赛直打得观众席上的女生们尖叫声不断,看着肖奈出色的发挥微微心里暗道这大神真的是太优秀了,以后在一起的话,自己真的该加倍努力才行。打完半场球的肖奈把后半场的机会让给大四的其他球员,他自己则径自向观众席走来,突然就蹲在了微微的身边告诉她今天大家约着出去聚一聚,晚上他未必能上网,他问微微明天打算干什么。微微愣了半天才蹦出“自习”两字,肖奈说他会陪她一起去,说完就顺势坐在微微身边看比赛,把边上的孟逸然气得七窍生烟。

扩展资料:

《微微一笑很倾城》是根据作家顾漫同名小说改编,由上海剧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的唯美青春纯爱偶像剧,由林玉芬执导,杨洋、郑爽、毛晓彤、白宇、牛骏峰、郑业成、崔航等联袂主演。

该剧讲述了庆大计算机系系花学霸贝微微与校草级大神师哥肖奈偶然间在网络游戏中相识,并在现实中见面,因而相知相恋最后走到一起的故事。

该剧于2016年8月22日在东方卫视、江苏卫视首播,2016年8月24日在安徽卫视全国跟播,2017年3月15日在日本播出 。

创作背景:该剧改编自顾漫同名小说。在最开始时,制片方也有过其他版本的剧本,但后来认为只有原作者才能体现出小说的精髓。于是在开拍前几个月还是请来顾漫亲自执笔写了一版剧本。

场地取景:为了更加贴合剧中的青春气息,尽最大程度还原贝微微和肖奈相遇的地方以及他们同处课堂的场景,更少不了一起骑着单车穿梭在校园的画面,剧组前期拍摄大部分都实地取景于上海松江大学城,如有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此外,肖奈下棋的地方取景于上海商业广场的一家网咖。 

改编内容:原著中的肖奈与贝微微所相识的网络游戏《梦游江湖》采用了即时制网游《新倩女幽魂》为电视剧提供游戏内容。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微微一笑很倾城

微微一笑很倾城的结局是什么?

结局是:微微毕业后直接住进肖奈家,肖奈暗示要拜访微微的父母并拥吻微微。贝父看到肖奈后态度冷淡,但贝母却对肖奈十分满意,两夫妻不禁起了争执。

贝父通过一系列考察后同意了微微和肖奈的婚事,肖奈的父母亦赶到贝家提亲。肖奈为微微准备中式嫁衣,二喜等人对此赞不绝口,随后肖奈帮微微穿上嫁衣,二人一起憧憬未来并幸福相拥。

《微微一笑很倾城》该剧讲述了庆大计算机系系花学霸贝微微与校草级大神师哥肖奈偶然间在网络游戏中相识,并在现实中见面,因而相知相恋最后走到一起的故事。

扩展资料:

《微微一笑很倾城》是根据作家顾漫同名小说改编,由上海剧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的唯美青春纯爱偶像剧,由林玉芬执导,杨洋、郑爽、毛晓彤、白宇、郑业成、崔航等联袂主演。

剧情简介

美女学霸贝微微,立志成为游戏工程师,化名“芦苇微微”跻身网游高手,因拒绝上传真实照片而惨遭侠侣“真水无香”无情抛弃,却意外得到江湖第一高手信肖奈的垂青。为了赢得“侠侣挑战赛”,微微欣然答应与“肖奈”结盟并组队参赛。

两人一路闯荡江湖早已心灵相通,可微微做梦也没想到,一路出生入死的伙伴竟然就是同校风云人物——师兄肖奈。无论线上还是线下,肖奈都是能力出众的“大神”。

更巧的是,他竟然就是游戏开发测试的负责人。线上是侠侣队友,线下是工作伙伴,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当微微发现这一真相的时候,两人就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微微一笑很倾城

微微一笑很倾城,微微第一次见蝶梦是哪集

微微第一次见蝶梦是21集。

21集剧情简介:蝶梦借打怪之际约微微见面,她惊讶微微的美貌并倾诉感情之事,二人成为线下的好友。肖奈带微微回家游泳,他借泳衣的款式调侃微微,这让微微乱了方寸。蝶梦在游戏中炫耀微微的样貌过人,小雨家族决定到真亿一探究竟,但她们却错把二喜当成微微。

战天下组织帮派见面大会,小雨家族希望蝶梦能邀请微微共聚,蝶梦无奈应允此事。肖奈和母亲通话时刻意提起微微,微微倍感尴尬。

扩展资料

剧情简介:美女学霸贝微微,立志成为游戏工程师,化名“芦苇微微”跻身网游高手,因拒绝上传真实照片而惨遭侠侣“真水无香”无情抛弃,却意外得到江湖第一高手信肖奈的垂青。为了赢得“侠侣挑战赛”,微微欣然答应与“肖奈”结盟并组队参赛。

两人一路闯荡江湖早已心灵相通,可微微做梦也没想到,一路出生入死的伙伴竟然就是同校风云人物——师兄肖奈。无论线上还是线下,肖奈都是能力出众的“大神”,更巧的是,他竟然就是游戏开发测试的负责人。

线上是侠侣队友,线下是工作伙伴,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当微微发现这一真相的时候,两人就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人物介绍:

1、二喜是贝微微的大学室友,性格热情爽朗爱“暴力”,极度崇尚美食却不失可爱呆萌。而身为贝微微的闺蜜兼室友,二喜和她是一起逛街一起宅,几乎形影不离。由于曹光的缘故,二喜曾与贝微微闹过不愉快,最后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与贝微微和好。

2、曹光是外文系货真价实的才子,以愤世嫉俗出名。对贝微微一见钟情,果断表白后却被拒绝。虽然如此,始终对微微怀有好感的他在现实和游戏中都不断向微微示好,而游戏中曹光错把微微室友二喜错认为微微本人。意想不到的是,曹光与二喜慢慢暗生情愫。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微微一笑很倾城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 澳门金沙网上投注